设置

关灯

第一章 醒来(1 / 2)

郑吒一直觉得自己死在现实中,上班下班,吃饭排泄,睡觉醒来,他不知道自己的意义何在,绝不会在于主任那张肥油直冒的笑脸里,绝对不会在于酒吧结识的所谓白领女子体内,也绝对不会在于这个一望无边的钢铁丛林——现代化都市中。

郑吒觉得自己快腐烂了,从二十四岁一直腐烂到老,然后化为泥土变成一个名字,不,连一个名字都不会存在,因为没有人会记得你,谁也不会记得一个小小的白领,无论他是真正高雅,还是故做小资,他只是这尘世间的一粒尘土。

他想改变些什么,他想有自己的意义……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郑吒今天在公司打开电脑时,电脑屏幕上忽然弹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分明就是某个不成熟黑客想要吸引人的小把戏,无论选择是或否,其实都是将病毒下载下来的结果,郑吒嗤笑着打算将其关闭,但是在他手指碰到鼠标时,一种奇特的心悸让他停了下来。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郑吒心中一阵迷茫,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吸引力,让他将手指放在了鼠标左键上,然后他在YES上轻轻一点,瞬间,他失去了知觉……

冰冷,抖动……

醒来的瞬间,郑吒猛的从地面跳了起来,他惊慌的看向四周,脑海里的办公室环境和眼前的环境瞬间出现了混淆,但是几秒之后他已经从混淆里清醒过来。

"不错,你是这次来的人里素质最好的一个……的声音传来。

郑吒转头看去,只看见一个黑发青年冷笑的盯着他,这个青年约莫二十四五岁,模样普通至极,但是在其脸上却有数道疤痕划过,看起来甚是狰狞恐怖。

黑发青年手里拿了根香烟,他深吸了一口,接着视线越过郑吒看向了他身后,郑吒这才发现他身边还躺着五个人,三男二女,除此以外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中还另外有十数名外国人存在。

这是一节正在行驶的车厢,而且车厢行驶速度非常之快,冰冷和抖动正是这节车厢传来的触感。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郑吒连连向这些人问道,而且因为有外国人在,所以他还特意使用了英语。

那些外国人看了他两眼就转过头去,只有那黑发青年深吸了口气道:"仔细想想,它应该已经把这一切植入你脑海里

仔细想想?郑吒开始回忆起脑海里的一切,他只记得当他看到"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这条弹出提示时,点击了电脑屏幕上的YES键,然后他就昏迷了……

等等,郑吒忽然觉得脑海里多了些什么,生存与生命……

这是一个游戏,谁制造了这个游戏已经不足为考,或许是诸神,也或许是恶魔,更可能是外星人或者未来的人类,总之,他就是这个游戏里的一员,或者说现在已经成为这个游戏里的一员。

将一个选择放在都市里感觉到迷茫,感觉到自己在腐朽的人面前,当他们选择了这个游戏后就会被送到各个恐怖片的场景中。

"这一次是生化危机第一部,菜鸟们,你们的运气可真是好啊,第一次进来就遇到了这么轻松的恐怖片,即使是死也会死得很轻松才对……深深吸了最后一口香烟,将剩下的烟头狠狠捏灭在了手心中。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不过只是意识进入到了电脑中,就像是玄幻小说那样的遭遇,只要我们玩成这个游戏,意识体就会回到身体里,然后重新生存复活?"郑吒身边一个小胖子坐在地上问道。

黑发青年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沙漠之鹰,他打开手枪调试起来,边调试边说道:"是不是意识体我不知道,但是你会感觉到痛,会受伤,会死,而且你也说错了,当你完成这次的游戏后,接着会进入下一部未知恐怖片中,这部恐怖片或许你看过,或许你没看过,每次‘主神’都会调进来新的成员,以填补上次恐怖片里死亡的新人,每次人数在七人到二十人之间,换句话说,这次的生化危机一是危险性非常小的恐怖片,所以我们加起来才只有七人而已

那个小胖子冷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那些死了的人不是已经回到身体里了?说不定还是他们自己选择死亡的呢

黑发青年猛的抬起头来,他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在这一瞬间,青年仿佛化身成了黑豹,众人只看到他弯腿弹起,下一秒他已经压在了小胖子身上,沙漠之鹰插入在了小胖子嘴中。

"那你想试试死吗?你能够想象那无限的恐怖吗?我经历了三部恐怖片,第一部是猛鬼街一,那一部一共有十五名新人参加,还有两名活过两部恐怖片的熟练者存在,但是你知道结局吗?他们都被杀死在了梦中,只有我和另外一人活了下来,你想知道被荒诞无比的梦杀死的感觉吗?你想看看周围的一切都变成蠕动的烂肉,在阴森无比的工厂里,你亲眼看见自己的肉体被一把剪刀一点一点慢慢揉碎的痛苦吗?你这个狗屎!你想死吗?"

黑发青年疯狂的大叫着,他眼里的杀意是如此明显,那小胖子已经吓得浑身无力,他嘴里还被塞入了枪口,这让他连求饶都不成。

郑吒和其余二男二女劝开了他们,那黑发青年冷笑了声走回到之前所坐位置上,他继续摸着手枪道:"在恐怖片中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而且被这些恐怖片里的恶魔折磨而死,你们会死得凄惨至极,所以如果没有决心活下去,我是你们的话就会马上自杀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女孩说道:"那我们没办法回到我们的身体里了吗?"

黑发青年冷笑着说道:"我一直都在说,你们并非是意识进入到电脑里,这个游戏你们认为是人类科技所能达到的吗?不,这是神的杰作,我们不过是他们眼里的虫子一样,为了让他们取乐,所以抓住我们投入到恐怖片中挣扎,我们是肉体连带着精神一起进入到了这个世界,回不去了,至少我认为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那个戴眼镜的女孩有一种冷静的气质,她想了想道:"听你的语气,似乎还真有回去的希望?"

黑发青年抬眼看了戴眼镜的年轻女孩一眼,他说道:"这次新人的素质还真是好呢……没错,确实有回去的希望

此话一出,包括郑吒在内的六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直直的看向了黑发青年。

"每完成一次任务,也即是活过这一次的恐怖片,你将得到一千点奖励值,这一千点奖励值将可以兑换许多东西,譬如可以兑换一百天在这个恐怖片的世界里生活的权力……"黑发青年淡淡的说道。

戴眼镜女孩身边一个中年男子说道:"又不是疯了,谁会希望在这样的恐怖世界里多生活些日子?那不是找死吗?"

黑发青年冷笑了声没说话,戴眼镜的女孩却摸了摸额头道:"不,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了,恐怖片也分为许多种,一是像这类生化危机样的科技恐怖片,里面可以用科学来解释,没有丝毫的神怪恶魔性质,换句话说,除了故事正在发生的地方以外,其余地方应该都是正常的世界……"

黑发青年一弹指头道:"宾果!答对,可以多生活的一百天确实就是在这个世界其它地方正常生活一百天,想一想吧,在你经历了好几场生存与死亡的考验后,能够平静且无顾忌的生存在这个世界正常地带,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幸福……"

郑吒浑身一震,他似乎有些明白这个世界存在的目的了,是的,正因为无聊的生存,才让他感觉到自己在腐朽,而一旦经历了这无数恐怖和死亡之后,那么平淡的生活确实是最幸福的期望。

黑发青年继续说道:"除了可以兑换生活的天数以外,还可以兑换许多东西,譬如这把无限子弹的沙漠之鹰,只需要一百点,也即十天生活权利即可兑换,除此以外,一个人的平均素质,包括智力,精神力,细胞活力,神经反应速度,肌肉组织强度,免疫力强度这六点,也可以每一天生活权力兑换一点,一个普通人的六点强度均为一百,换句话说,只要你活过这一次恐怖片,你完全可以让你的力量比现在强大一倍,只要你活过一百场恐怖片,你就会成为一名超人!"

戴眼镜的女孩却冷静的问道:"那么回归原点,让我们回到自己的世界里,这需要多少点奖励值?"

"五万点!"黑发青年又从怀里掏出根香烟,点燃后他深吸一口道:"你一点奖励不用需要活过五十场恐怖片,这样你就能回去了

顿时,数人都安静下来,按照这个黑发青年所言,五十场恐怖片的存活,如果不使用奖励点数来强化自己,那么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

"当然了,每场恐怖片一千点这是基本奖励,在恐怖片中也可以赚外快,比如刚才我给你们解释这一切,按照‘主神’的规定,给予新人解释规则,这将奖励给我一百点奖励点,同时你们应该注意到了自己正戴着一块奇怪的手表吧?"黑发青年扬了扬左手,上面有一块黑色纯金属的手表,样式古朴而纯粹。

众人都看向了自己的左手,这块手表里显示了几个数据,一是正在倒计数的三个小时零七分,二是一些数据名字归纳,譬如丧尸个数,爬行者个数,新人个数……

"每杀十个丧尸奖励一点奖励点,每杀一个爬行者奖励一百点奖励,每杀一个新人……奖励一千点奖励点……"黑发青年说完还不怀好意的看向了郑吒几人,这几人里只有郑吒和那名戴眼镜女孩安静的回看向他。

"当然了,是负的奖励点……"

黑发青年看着郑吒和戴眼镜女孩冷笑了声道:"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尽快问,这部恐怖片已经马上要正式开始了

戴眼镜女孩看了看郑吒,郑吒略略一点头,她就继续问道:"还有两三个问题,生化危机一这部恐怖片我也看过,结尾是实验室的T病毒入侵浣熊市,那么在此之前,我们乘坐这节车厢逃离实验室,那不是可以很轻易的活下来吗?"

黑发青年点点头道:"看看手表,左上方是不是有一个名字,念出它

"马修·艾迪森!"

几个人同时念了出来,接着他们惊奇的看到那些外国军人里一名黑人浑身发出淡淡的光亮,这光亮只持续了片刻,接着那黑人又恢复到了正常。

"这是电影里雇佣兵的队长,这部电影属于特定地区恐怖片,恐怖片剧情只发生在这实验室里,‘主神’为了限制难度,在这样的恐怖片中是无法逃离剧情区域太远的,离开这个马修·艾迪森一百米外,我们就会……轰的一声什么都没了,懂了吧?当剧情里的他死了后,这个限制又会加到其余剧情角色身上,环环相扣,我们只能拼命在这个恐怖片里活下去……解释道。

郑吒忽然问道:"那个‘主神’是什么,你之前一直在说这个名字

"‘主神’应该就是管理我们进入这个恐怖片循环的东西,它给予我们奖励点数,兑换也在它那里进行,‘主神’是一个光团,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扬扬手道。

戴眼镜的女孩点点头道:"最后一个问题……这数字代表了什么?"她指了指手表上正在倒数的数字。

"你必须在这个恐怖片里待的时间,时间一完结你就可以活着回到‘主神’处,领取奖励,接着面对下一部恐怖片……深吸口香烟道。

就在这时,这节车厢已经开始慢慢减速,黑发青年几口吸完香烟,他将沙漠之鹰从怀里掏出来后道:"好了,剧情从现在开始,他们从现在开始已经可以听到我们的对话,记住,被他们听到我们的话题会被扣十分,每一句话十分,负的部分从下次得到的奖励中扣除,菜鸟们……好好活下去吧!"

车厢渐渐缓慢直至停止,那十数名外国雇佣兵握着枪谨慎的向外突出,黑发青年第一个大咧咧的走了出去,戴眼镜的女孩看了看郑吒几人,她也跟着走了出去,看着那名叫马修·艾迪森的黑人走远,郑吒他们也全都跟了上去。

在车厢外是一处车站平台,郑吒想了想关于生化危机一这部电影里的场景,这里应该是一开始众人要进入蜂房,也即是地下实验室的入口。

众人顺着平台一直向上走,很快,在车站平台与实验室入口处,一座封闭的钢铁大门挡在了众人面前,那大门上还有一组特殊的符号,表示着该实验室的公司与此处危险!

郑吒几个人一直紧跟在雇佣兵们身后,走到大门前时,一个身穿火红色长裙,腿部高开叉衣装的美女忽然向黑人马修·艾迪森问道:"我想知道你们是谁?还有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马修·艾迪森转过头来看向了她,他对其余几名雇佣兵挥了挥手,这几人连忙从包裹中取出一些机械,开始在大门那里破解起来,而他继续对这名美女说道:"我们受雇于UMBRELLA公司,也包括了你……这座大门通往了蜂房,你是公司登陆在案的大门保安人员,所以我们才会带上了你

郑吒记得这个场景,这是女主角艾丽丝询问整个事件的起因,虽然他是看过电影,也清楚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但是由他现场亲眼去看,这种真实感还是让他一阵迷茫目眩。

艾丽丝闻言一阵迷茫,她抚摩着手指上的一枚结婚戒指,喃喃的问道:"那这是什么?"

马修·艾迪森点点头道:"你并没有结婚,这不过是个掩饰而已,也是你保护蜂房的标志

"那什么是蜂房呢?"

旁边一名非雇佣兵的男子忽然问道,这人郑吒也认识,他就是整个事件的起因,打算偷窃T病毒的商业间谍瑞恩,也是生化危机一的男主角。

马修·艾迪森对另一名雇佣兵说道:"给他们看

那人点点头,随即在电脑键盘上不停按着,片刻之后,他的手提电脑出现了一些画面。

"这是进入蜂房的通道……蜂房深处在浣熊市地底,这是我们发现你时的那栋大楼,在这里我们乘上了进入地底的火车,火车带我们来到了蜂房入口处,也即是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上

屏幕上的画面不停变化,最后一座如蜜蜂巢穴般的建筑物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

"这就是蜂房,一座深藏在地底的绝秘研究机构,由UMBRELLA拥有并监督它,蜂房内部共有五百名科学家及其它工作人员,他们根据公司的需求在这里研究某些机密,这些机密对于公司来说至关重要,当然了,这些机密甚至连我们也不清楚,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由热感应器显示出来

马修·艾迪森一直解释着,在电脑屏幕上果然也显示出了众人所在,他们正站在蜂房顶端的车战平台处,郑吒知道,这里现在是绝对安全的地方,至于再过片刻,这里就会成为死亡禁区。

"那他们呢?"艾丽丝忽然指向了郑吒等人。

郑吒等人顿时大惊,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游走在现实之外的人,换句话说,恐怖片归恐怖片,剧情里的人物不可能和他们发生交集,他们只需要躲避那些恐怖的怪物就行了,谁知道生化危机一的女主角竟然会指着他们说话。

马修·艾迪森说道:"他们也是这里的保安,公司有他们的资料登记……但是我很怀疑公司上层的指示是否出错,除了那名黄种人是合格的战士以外,这些人根本就是普通市民

这应该是那个"主神"给他们在这里安排的身份吧,郑吒几人心里恍然大悟。

瑞恩又问道:"为什么我会失去记忆呢?我现在什么往事都想不起来了

马修·艾迪森道:"蜂房有其自体防御系统,由蜂房中央电脑火焰女皇所控制,当蜂房被认定遭受攻击时,中央电脑会放出一种神经性毒气,它会让人昏迷四个小时左右,苏醒之后会出现一系列副作用,其中一个副作用就是人体失去记忆

瑞恩问道:"失去记忆?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

马修·艾迪森摇摇头道:"根据个人体质而定,可能是一小时,一天,甚至是一个星期

旁边另一名非雇佣兵青年忽然问道:"你的意思是蜂房已经遭受到了攻击?里面有恐怖分子?"

马修·艾迪森看向他道:"……也许比那还要糟糕

这个青年郑吒也知道,他是马特,一名前来寻找姐姐的非公司员工,其姐姐是在蜂房内部的高级研究人员,因为得知公司正在研究T病毒,在知道T病毒的恐怖之后试图将公司这一情况告诉政府,而他姐姐联络的外部人员正好是女主角,在其把病毒偷窃出来之前,病毒已经被瑞恩偷窃并且泄露,之后他姐姐也因为吸入病毒而变成了丧尸。

郑吒真感激上天,他以前的日子因为无聊,所以看了大量电影,其中他最喜欢看的恰好是科幻和恐怖一类,熟知剧情走向,知道故事主角是谁,那么活下去的希望就能增加几倍,主角不死论,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这应该都是常识。

这时,平台上方大门处传来了声音,一名长发女子雇佣兵说道:"长官,已经打通了大门,现在可以进入了

马修·艾迪森冲几人点点头,他又看向了郑吒等人叹息了声,接着带领众雇佣兵向大门处行去。

大门在电脑控制下逐渐开启,从大门向内看去黑漆漆一片,除了黑暗以外众人什么都看不见,马修·艾迪森对他身边的一名雇佣兵道:"J·D!"

那人点点头戴上了夜视镜,马修·艾迪森迟疑了一下,他转过头又对黑发青年道:"张杰!"

张杰也不多话,拿起沙漠之鹰就向内大咧咧走去,郑吒想来这个黑发青年应该也是熟知剧情的人,在生化危机一里,只要不关闭主电脑,他们在这里就会很安全,至少在三个多小时以内他们会很安全,而一旦主电脑关闭,这里将会成为丧尸和爬行者的天下。

很快,张杰就打开了里面的电灯开关,渐渐的,这个房间逐渐亮堂起来,特别是墙上的窗户更是显露出城市高楼间的风景,外面阳光充足,天色湛蓝,这分明就是郑吒平日里已经看得麻木的风景。

雇佣兵和众人都走进房间内,一个女性雇佣兵拿着一个探测仪看了半天道:"毒气已经驱散,这里已经安全了

郑吒知道整个剧情过程,这个地下实验室研究了一种名为T病毒的生化兵器,它可以让人的肉体感染并且活性化,人体会变成丧尸,整个人将失去任何意识与思考,只剩下唯一的本能,吃!

之前,剧情角色瑞恩盗窃出T病毒时,将一管T病毒毁坏在了实验室里,通过气体循环系统充满了整个蜂房,里面的研究人员和工作人员全部被感染,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当蜂房的中央主电脑察觉到这一切时,它切断了蜂房与外界的一切联络,并且向蜂房内部释放了毒气,直到雇佣兵和女主角他们到来时,整个实验室除了他们以外,只剩下丧尸……还有爬行者。

看来生化危机一确实是部热卖电影,郑吒和他身边几人都看过它,所以包括郑吒和那戴眼镜女孩在内,其余也都趴在窗户边向外看了出去,那外面阳光灿烂,看起来竟是如此真实,他们丝毫不担心此时受到攻击,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里非常安全。

来寻找姐姐的青年马特忽然在一边说道:"这装置是用来改善地下工作环境的,谁也不希望一天到晚看到死气尘尘的钢铁墙壁,若是能够看到阳光的话,他们也会以为自己是生活在地面的吧

郑吒迟疑了一下,他伸出手去道:"郑吒……呃,可能是这里的保安

马特因为并没有公司档案,所以他一出场就被雇佣兵们锁上了,他苦笑着转过身道:"被锁着的,这样可不能和你握手……还有我的名字也忘记了

郑吒友善的笑了一下,这个马特在电影里是个好人,他其实是最无辜的一人,只是为了来寻找姐姐而已,即使在故事结尾也一直保护着女主角,他也是活下来的人之一,直到生化危机第二部还为了女主角而战斗过。

另一边,马修·艾迪森和几名雇佣兵成员打开了电梯大门,但是里面黑漆漆一片,无奈下,一名雇佣兵成员扭开了一发照明弹,他将照明弹扔向了电梯下方,随着那光芒逐渐远去,众人终于看到了电梯所在……它已经断开了钢丝砸在电梯最深处,不用想,里面的人绝对是死透了。

那名雇佣兵成员回过头来道:"长官,看来我们要走楼梯了

马修·艾迪森脸色有些发青,他回过头来对众人说道:"走楼梯,十分钟之内必须要到达底层,所有人跟上!"

雇佣兵的素质自然是不多说了,女主角体内有进化了的T病毒,她的体力素质自然也远超旁人,另外两名男主角瑞恩和马特也都不差,那名张杰已经度过了三次恐怖片,他即便只使用一小部分奖励来强化自身,其体力方面也绝对超过普通人。

剩余的六人,郑吒虽然是名办公室白领,但是他一向都喜欢锻炼,每个星期至少要花一整天在健身房度过,按他的话说,这才能摆平那些白领女人们的骚劲,所以他的体力比普通人稍强一些。

戴眼镜女孩看起来文文弱弱,体力方面也并不占优,而且她是女儿家,体力比男人就更差了一些,但是她很聪明,一开始走楼梯跑动时就拉住了张杰的衣角,一部分力道就由张杰来承受,而张杰不过是看了她一眼,也不多话的带着她跑在了前面。

那名大肚的小胖子约莫二十七八岁,一身肥肉,看起来浑身一颤一颤的,没跑一会就开始了喘息不停,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还有三人,一名中年男子,他似乎是做体力活的人,跑起来虽然并不快速,但是也一直跟随在大部队身后,始终没有掉队。

一名中年妇女,她的速度比小胖子还差了一些,到最后她已经只能一步一步向下挪移。

最后一人是名十多岁的青年,模样普通至极,体力方面似乎也并不太突出,总之是那种丢在人群里就会消失不见的类型,他的速度和中年男子一样,不快也不慢,只是紧紧跟在大部队身后。

跑不多时,小胖子和中年妇女已经看不见身影,郑吒一直跑在张杰身边,他忽然听到张杰说道:"两名出局……"

郑吒奇怪的问道:"什么两名出局?"

张杰冷笑了声道:"他们啊!你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这是真实的世界,我们在这里是会死的,可能你还没什么自觉,只是以为这是电影吧?离开他身边一百米就会爆炸,这是规则之一,他们……死定了!"

"轰!"

张杰话音刚落,楼梯上方两声剧烈爆炸声传来,郑吒等人顿时傻愣愣的抬头看向了上方,但是他们什么也看不到,除了头顶上的楼梯以外,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两名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