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第三日!丑恶(1 / 2)

当四人从寺庙回到阳光酒店时,还没来得及叙说得到佛经的兴奋,四人就被眼前的情况震了一下。

地点依旧是郑吒所住那间套房,众人约定无论如何要在晚上时聚集一次,但是当郑吒四人打开门入内时,却从里面传来了惊恐的呼叫声,而且还是两个男人的惊呼声。

"不要,不要过来啊!枪,对了,我有枪……"这是陆仁甲的声音。

"呜,不要把我拖进去,我什么都没看到,不要把我拖进去啊……"这却是逡众仃的哭音。

套房里各种灯光全被打开,电视机不但被打开了,而且连声音也被开到了最大,亏得这酒店隔音效果极好,否则可能早有客房服务人员跑来探问了,而四人一打开门,就看见挤在地毯正中央的两个青年,其中一个青年手里更是颤颤抖抖的拿着一把手枪指向这边。

郑吒和张杰同时冲向了两名青年,在他们开枪之前一把就将它夺了下来。

这两名青年似乎这才发现来人是谁,陆仁甲马上用力抱住了郑吒大腿嚎叫起来,而那个逡众仃更是缩在地上痛哭不停。

四人对视一眼,心里顿时都产生了不妙预感,郑吒连忙提起陆仁甲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兵亿呢?铭煙薇呢?为什么就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问他们了,这两个人都被吓成了白痴

铭煙薇的声音从众人身旁淡淡传了过来,众人转头看去,这个身穿性感内衣的女人斜靠在一个房间的大门上,仅着了一件丝质内衣的她看起来当真是性感无比,胸口处两点嫣红隐约若现,腰身处玲珑苗条,看起来真是一个性感无比的尤物。

这个美艳女人似乎还特意经过了打扮,她边笑边说道:"今天他们在换衣间里看我试衣服时,三个白痴就忍不住去了厕所,但是很快的就从厕所里传来了枪声,几分钟后就只剩下这两个白痴跑了回来,呵,还说什么想要保护我呢,男人遇到危险时都会丢下女人逃跑的吧,不管那危险是什么,呵呵……"

这话里似乎还有话,但是此刻几人那里顾得这许多,除了詹岚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铭煙薇以外,其余三个男人都围着两名青年喝问了起来,但是这两名青年似乎真的已经被吓傻,他们除了会抱着几人大腿嚎哭以外,竟然连一句正常的话都无法说出来,就在三人不停询问着事情的经过时,房间入口处再一次被人打开,赵樱空拿着那本永不放下的书慢慢走了进来。

"很有趣的死法啊,警务网络上又出现了几篇新的死法,一个青年在商场厕所下水管道中被找到,在十几厘米粗细的管道中,整个人被彻底拉成了香肠状,骨头,内脏,血肉全部挤成了一块,当人取出来时,已经看不出那人究竟是什么模样了,真是想到现场去看看那样奇特的死法呢

赵樱空也不理其余众人,她寻了张沙发坐下来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特别是说到最后一句时,这个俊俏无比的小女孩脸上露出一种血腥笑容,看得周围几人都是一阵莫名胆寒。

"另外还发现了四具死像奇特的尸体,其中一人全身被分为了数百份,每一份都只有指甲壳大小,看起来就像是炸弹从他体内爆炸了一样,但事实上这些血肉里并没有检查到任何炸药成分,另外有两人是涨死的,法医检查后,发现他们除了胃以外什么别的内脏都没有了,而在彼此胃里则发现了对方的内脏,还有一人……"

"不要说了!"郑吒一把将赵樱空提了起来,那本书也被挣脱在地,这个男人愤怒的吼道:"你详细说这些想干什么?想让我们全部都失去信心吗?你是想打击我们的士气吗?啊!你以为一群连反抗心都没有了的人,能够支撑下去七天时间?"

赵樱空本来漫不经心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她冷冷的说道:"放开我……喜欢怎么说是我的事,加入这个团队,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承认了你们团员身份,在我看来,除了零点有资格做我的队员以外,你们全部……"

郑吒还想多说什么,但是他手腕上猛的一痛,鲜血顿时就猛喷了出来,一股危险感瞬间涌了出来,赵樱空那秀气的小手竟然仿佛刀片一样锐利,轻轻一划,郑吒的手腕血管就被割破,而且小女孩更是欺进他怀里,手腕抬起来就划向了他脖子大动脉处。

郑吒反应何其之快,提着小女孩向上一甩,将她甩开的同时一脚踢在了她肚子上,嘭的一声巨响,这个小女孩被狠狠砸在了身后墙壁上,但是在她被踢飞吐血的同时,竟然又在那墙壁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再一次加速的冲进郑吒怀里,五根手指猛的向郑吒心脏处插了下去。

(这,这种感觉?!)

郑吒此刻已经拿出了高震动粒子切割匕首,他挥动匕首的同时,整个人已经进入到了解开基因锁状态,因为他不得不这样做,那股濒临死亡的危险感准确告诉了他,眼前这个女孩竟然也同样是解开基因锁状态!

就在匕首和小女孩手指即将攻击到对方时,忽然双方同时向后面跳了出去,进入解开基因锁状态的他们危险预感极强,就在刚才他们即将交手时,一颗子弹无声的从他们之间射了过来,两人同时向大门口望去,却看到零点举着一把消声手枪默默站在那里。

赵樱空首先从解开基因锁状态退了出来,她从地上拿起那本书默默坐在了沙发上,甚至她连嘴角的血迹都没抹干,只是淡淡的说道:"加上你一个,我承认这个团队有两名成员了……"

郑吒却并没有从解开基因锁状态里退出来,他冷冷的说道:"又他妈的是这种话,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是不是这个团队的成员还用得着你来承认?一个楚轩已经够了,我不想看到自己人害自己人!要么你现在就给我滚蛋,要么以后就真心对待团队成员,如果你还是自以为强得凌驾在别人头上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杀掉你!"

说完,他左手一抖,那把冲锋枪也出现在了他左手上,他冷冷的说道:"我是认真的,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赵樱空却是低头边看书边说道:"没问题,你是队长,如果你什么时候表现让我不满意,我自然会向你提出挑战以便杀了你,在此之前你的话就是命令……那么接着刚才的话,还有一人也死了,换句话说,今天一共死了五个人,我们一个,他们四个

郑吒终于从解开基因锁状态里退了出来,他小心的坐在了张杰之后,这时零点也坐在了他身边,有这两人护卫后,他这才说道:"那么说,他们还剩下三个新人……再加上楚轩吗?"

赵樱空没再说话,反而是詹岚摸了摸额头笑道:"如果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撑过七天时间啊,那么是不是联络一下楚轩呢?"

"不用……咬着牙齿,他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这却是解开基因锁状态后的遗留状态,每一回感觉起来都仿佛死了一般痛苦,数十秒后他才逐渐平静下来,而赵樱空却只是看着书,除了她额头上的汗水多了一些以外,这个小女孩似乎并没有任何异样。

郑吒抹掉头上的冷汗道:"他如果想要联络我们……那他自然会联络我们,如果他真心的想回到团队里,只要放弃掉他那种害人害己的想法,我们自然也会……"

不知道楚轩为何人的新人们自然无所谓,只有张杰几人默默叹息了声,接着就是齐腾一开始兴奋的给众人讲解起这佛经年代来,见到佛经之后,零点和赵樱空都很是诧异,本来他们就不认为众人去寺庙能够得到什么帮助,但是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拿回了可以克制诅咒的东西,本来二人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在触摸了这佛经后,二人也都是感觉到身体一松,这才让二人彻底相信起来。

齐腾一却是在那里说个不停,这个青年看起来很是爽朗,他哈哈大笑道:"你们不知道啊,当时我们还受到了咒怨那个小孩子鬼魂的攻击,但是当我们一进入那开字山门后,那鬼魂就再也不敢出现了,哈哈哈,看来只要有这佛经在,我们绝对可以撑过这七天时间

接着众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每三个人一组看守这佛经,其余六个人则轮流睡觉看守,除了三个女孩固定一组以外,其余六个人也都还是抽签决定,之后郑吒,张杰,零点一组,而齐腾一则和那两名看起来平静了许多的大学生一组,三组人轮流看守佛经三小时,每天晚上都将用这种方式来直到第二天。

虽然赵樱空千万般不愿意,但她确实是做到了她之前的承诺,在郑吒提议这些天都待在这间套房中生活时,这个小女孩也只是默默接受了这样的安排,终于是和另外两个女孩住在了一起。

一切似乎都已安排得完美,只是众人并没有看到,那两名大学生暗底里交流着的闪烁眼神,还有铭煙薇盯着二人若有若无的笑意……

第一回轮班的是郑吒三人,他们默默坐在那里相视无言,片刻之后张杰掏出包香烟来道:"心里很烦吗?为什么和个小女孩动那么大脾气

郑吒接过香烟苦笑道:"嗯,其实也不能说是心烦,只是不想再见到楚轩那样的人进入我们的团队,不是说那样智慧的人,而是指那样毫无人性的,冰冷得连队友都可以随时抛弃的人,那样的人……我不想再见到第二个

说到楚轩二字,三人又都沉默了下来,这两个字仿佛是团队里的禁忌一样,零点也识趣的将话题引了开道:"你是怎么受伤的?赵樱空手上有刀片吗?"

说到这里张杰也来了兴趣,之前郑吒和赵樱空战斗时,时间虽短,但是郑吒明显的已经被划破了手腕血管,也不知是他体质好得惊人,还是因为他是血族血统,那喷血的伤口很快就合拢长大,但是细细一条粉嫩新肉痕迹,看起来就像是被刀片直接划过一样。

郑吒竖起手腕苦笑道:"你们能够相信吗?钢铁都砸不破我的皮肤,但是她却用指甲划开了它,真的只是用指甲啊,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小女孩的指甲,难道会比钢铁还要坚硬吗?"

零点表情有了些变化,他仔细看着郑吒手腕的伤口,片刻后才说道:"直接用指甲吗?莫非是刺客世家的人……"

"刺客世家?"郑吒和张杰都好奇的同声问道。

"作为杀手,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着,无论亚洲还是欧洲,最早的杀手就是刺客,拥有着精湛的身手和冰冷残酷的内心,徒手也足以普通人轻易杀死,这种刺客还掌握着激发人类潜能的一些残酷修炼方法,他们比普通人要强悍得多……但是随着科技的进步,当枪械出现之后,刺客开始渐渐没落,因为熟练于枪械的杀手开始出现,这种现象越到现代越是明显,无论一个身手多么好的刺客,也敌不过一颗小小的远处狙击弹,所以真正的刺客已经基本上彻底消失

"我只是听闻传说,在世界上还保留着两个刺客世家,亚洲,欧洲各有一个,其内部的刺客技巧和那种残酷修炼法一直未曾失传,如果这个小女孩真的是连指甲都有那么大威力的话,我想她很可能是刺客世家的人,而且还是其内部成员……"

郑吒心里微微一动,他开始想起了赵樱空之前使出了解开基因锁状态的情形,如果说残酷修炼法的话,确实只有恐惧和死亡才能引发出解开基因锁状态,而且每一次解除这种状态后都是仿佛死一样的痛苦,看她面对这种痛苦时毫不动容的表情,很可能也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了,这么思考的话,赵樱空还真可能是刺客世家的人啊。

"难怪她会那么傲气了,如果能够和平相处的话,她以后一定会成为足以让人信赖的伙伴吧

与此同时,三个女孩所住的那套房间里,詹岚和铭煙薇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赵樱空,之前赵樱空和郑吒战斗后,身上衣服已经抹上了血迹,这时一张大床上倒是足以睡下三个女孩子,但是詹岚和铭煙薇二女看见赵樱空不脱衣服就要上床,她们二人自然是不干了,这个赵樱空对男人看起来极是凶恶,但是对待另外二女时却是温柔有礼,在被二女纠缠烦了后,她不得不小心的将外衣脱了下来,又脱下一件小背心后,一对被绑住的玉兔顿时显现在二女面前。

一对丰满的胸部硬生生被布条绑成了男孩的平板胸口,二女都是忍不住动手开始解开缠胸布,不多时,一对洁白丰满的玉兔突的跳了出来,这部丰满的玉兔看起来是如此美丽,既大又俏,没有一丝下垂痕迹,洁白得仿佛无瑕美玉一般,惹得詹岚和铭煙薇一左一右各自揉弄起来。

赵樱空满脸通红,她急急忙忙钻到了床铺上,用薄薄床单将自己掩盖了起来,詹岚和铭煙薇对望一眼,两个女孩顿时都嘻嘻笑了起来。

詹岚嘻嘻笑道:"樱空为什么要用布条将那里缠起来呢?这样会让乳房畸形生长的,而且很容易得乳腺癌哦,不如明天姐姐带你去买胸罩吧

赵樱空满脸通红的说道:"不缠起来会很碍事,而且会被他们嘲笑般的故意触碰那里,我的……我的太大了,如果不缠起来的话,以后会越变越大,就会变得更碍事了

詹岚和铭煙薇都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胸部,她们的虽然都不算小,但是即便詹岚和赵樱空比起来都还是小了一号,而且配合她十六岁左右的俊美容貌,看起来当真是天使容貌魔鬼身材的娇娆尤物。

铭煙薇俯下身靠近了赵樱空道:"嘻嘻,姐姐告诉你吧,那里只会是越缠越大哦,反倒不如挑选合适的胸罩,这样才能让它停止生长呢

赵樱空好奇的问道:"真的是这样吗?"

詹岚和铭煙薇都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个小女孩这才皱着眉头慢慢想了起来,铭煙薇仿佛大姐姐一样边抚摩着赵樱空的头发,边说道:"樱空,那个他们是谁?嘲笑般的故意触碰那里?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为什么不把他们全部杀死呢?男人最不可信了,所有的男人都是丑恶的生物!"

詹岚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她还是叹息了声说道:"煙薇姐,你来这里之前,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伤心绝望吧?能够把那件事告诉我们吗?"

铭煙薇的动作顿了一下,这个美艳的女子接着凄苦的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不过就是和男朋友开车到郊外时熄火了,然后被一群流氓缠住,他把我抛下后独自一个人逃走……男人不都是这样吗?一遇到危险都会先顾自己,不都是这样吗?"

詹岚又深深叹息了声,她脑海里回想起了上一部恐怖片时的情景,那个男人疯狂的战斗,还有他安全宽厚的脊背……也并不是所有男人都会那样。

等到第二组人起床看守时,郑吒特意给他们三人一人准备了一罐子冰冻咖啡,接着郑吒三人也都各自睡去了,而三人喝了冰冻咖啡之后都是精神一爽,两名大学生坐在那里不知低声商量着什么,而齐腾一却是拿起佛经兴冲冲的研读起来。

"啪!"

齐腾一只觉得脑后一痛,接着整个人猛的向前倒去,这时两只手一左一右夹住了他,而手的主人则是表情都已经变得有些狰狞的陆仁甲和逡众仃二人。

逡众仃轻轻放下手里带着血迹的烟灰缸,他和陆仁甲脸色苍白的取过了佛经,两人的表情揉和了狰狞,疯狂,还有一种看似解脱的心安。

"这群白痴,他们没见识过那东西的恐怖,以为把佛经放在这大厅里就可以安全了吗?他们都去死好了……"陆仁甲和逡众仃拿着文表,二人都低声笑了起来。

"那你们愿意带我一起走吗?"

一个声音将二人猛的惊吓过来,陆仁甲拿着手枪指向了那边,却看见铭煙薇倚靠在墙壁上轻轻抬起了裙边,她本来就是穿着性感内衣,这一抬裙边,更是将她修长性感的美腿露了出来,这个尤物轻轻笑了起来,她慢慢向陆仁甲二人走了去。

"我可不想死呢,那么能带我一起离开吗?我以后可都靠你们了哦……"

郑吒睡得很是塌实,在拥有佛经之后,那股阴冷的压迫感就从未再出现过了,这一觉睡下去时也让他感觉到了安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睡梦中他只觉得四周越来越冰凉,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床头上向他脑袋伸了过来,在那东西即将伸到他脑袋上前,忽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将他和零点张杰二人惊醒了过来。

郑吒猛的一惊,他分明看到一段白色肢体从他床头一闪而过,他猛的跳了起来,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詹岚的声音道:"郑吒!快点出来啊,出事了!佛经被那两个大学生偷了!"

郑吒三人再没丝毫睡意,他们匆忙进到大厅里,却看见齐腾一正满脸苍白的坐在那里垂着脑袋,从他后脑上血迹斑斑的情形,再看到陆仁甲和逡众仃,连带佛经一起失去了踪迹,谁人都能想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詹岚急急的说道:"刚才我们睡着后,不知什么时候铭煙薇姐姐说要去厕所,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忽然铭煙薇姐姐的手机定时闹钟响了起来,上面还有危险二字的留言,我们连忙跑出来一看,就发现外面是这样的情形了

郑吒摸了一下那两罐冰冻咖啡,他脸色铁青的说道:"别慌,他们没走远,估计这时才刚走出酒店,我们马上追去应该还能追上……零点,你的高斯离子狙击步枪带在军用背包里吗?"

零点愣了一下道:"是的,拆开了带在背包里,但是因为高斯狙击弹和灵类高斯狙击弹都太贵,我只各自兑换了五发……你的意思是?"

"从这里上到顶楼只需要一两分钟,比我们下楼寻找他们快多了,你上楼去找到他们,之后用联络器联络我们……然后,打断他们的双腿!我会亲手砍掉他们的双手!"

众人快速商量了一下,零点,詹岚二人上到楼顶去寻找他们的踪迹,一个负责狙击,一个负责保护狙击手的身后,詹岚也有一把微型冲锋枪,至于齐腾一因为脑震荡还没恢复,众人只能将他留下来,于是郑吒,张杰,赵樱空三人乘着电梯追向楼下,而零点和詹岚则向楼顶而去。

"已经发现他们了,在娱乐街入口处,他们似乎正在自动提款机那里取钱,佛经在逡众仃手上,从你们的位置向左跑去,大约半分钟后可以追上他们,二十秒后我会开始狙击……郑吒,速战速决,要在警察到达前将佛经带回来

"……好!"

郑吒三人向公路左边跑去,边跑他边问向赵樱空道:"赵樱空,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不向警察泄露出我们的踪迹?"

赵樱空愣了一下道:"杀掉他们咯

"杀掉要扣分的……:"别的办法呢?你们杀手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可行吧?"

"那就很简单了,砍掉双手双脚,刺瞎双眼,割掉舌头,震聋耳朵,如果你要更简单一些,可以用银针刺入他们的背脊,让他们直接成植物人就行了……需要我帮忙吗?"

"不!"郑吒默默的说道:"我的责任由我自己来承担……"

众人跑着时已经看见了前面的自动提款机,在自动提款机边的正是陆仁甲三人,陆仁甲正在取钱,逡众仃则抱着文表看向自动提款机,只有那身穿睡衣的铭煙薇看见了正在冲来的郑吒三人,她竟然朝三人露出了嫣然一笑。

"嘭!"

一声剧响,逡众仃的左腿瞬间消失,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左腿击成了碎肉,高斯狙击弹的威力甚至打入了他脚下水泥地里,将地面上打出一个碗口大小的深坑。

枪声响起后,三人明显都愣了一下,陆仁甲反应最快,他转身就抓住铭煙薇挡在了身前,手里那把手枪更是死死顶在铭煙薇头上,而在他们身边,逡众仃倒在地上疯狂嚎叫起来。

陆仁甲一看见郑吒三人冲来,他马上就大声叫道:"别过来!谁敢过来我就杀掉她……还有那佛经,逡众仃!只要他们再敢踏前一步,你就把那佛经给揉碎了!"

郑吒三人马上就停了下来,此刻离陆仁甲三人只有不到五十米距离,郑吒冷冷的说道:"别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放下佛经,我让你们安全离开

逡众仃抱着断腿边嚎边道:"离开个屁!你们知道那东西有多恐怖吗?没有了佛经我们还不如自杀更痛快,妈的,你们为什么要追出来?为什么不让我们安全的把佛经拿走?你们那么厉害,为什么不把佛经让给比你们弱得多的我们!呸!什么把佛经放在大厅里人人都可以避免啊,明明就是你们几个资深者想要霸占它,我操你们全家!"

郑吒心里已是恨得咬牙切齿,这样丑恶的人性他还是首次见到,虽然书本上和电视上经常出现,但是真的出现在他眼前时,这种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真的……错了吗?)

逡众仃说话的同时,又是一声枪响,他抱着佛经那只手臂齐肩而断,断臂带着佛经文表一起落在了地面,眼见如此,郑吒和赵樱空同时向那边冲去。

逡众仃似乎也是铁了心,他知道肯定是零点在某处狙击他,还记得第一次相互介绍时,零点说出了自己是狙击手的话,当下他再不迟疑,疯狂嚎叫着将佛经向公路上猛的扔去,在扔出佛经的同时,他这条手臂也被齐肩轰断,但那佛经却不可逆转的落在了公路上,啪的一声脆响,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狠狠压过文表,带着粉碎的佛经页面随风而散,地面上只剩下点点金色映入众人眼眶。

"不!"

郑吒已是怒得睚眦俱裂,他抬起匕首狠狠砍向了正在疯狂嚎笑的逡众仃,嘶的一声轻响,逡众仃那狰狞的头颅被砍得飞出老远,落在了公路上……被疾驰而过的车辆压成了肉泥。

"杀掉成员一名,扣除奖励点数一千点……"

郑吒脑海里响起了"主神"那特有的严肃声,他也顾不得仔细听"主神"究竟说了什么,只是赤红着双眼又看向了陆仁甲。

陆仁甲此刻已经被吓得手脚发软,他裤脚下不停流着出黄色液体,当他看见郑吒又看向他时,这个大学生浑身打着摆子道:"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杀人不是要被扣一千点奖励点数吗?不要杀我……"

"嘭!"

却又是一声巨响,陆仁甲双手都在颤抖,握着手枪那只手更是颤抖得剧烈,接着顶在铭煙薇脑袋上的手枪火光一冒,她脑袋顿时被打得半边粉碎,白的,红的,黄的,一下子全都流了出来,所有人都愣愣看着这个美艳女子缓缓倒地,数秒之后,陆仁甲忽然癫狂般的大声笑起来。

郑吒还没有任何动作,在他身边的赵樱空却猛冲了上去,只见这个小女孩猛冲到了陆仁甲身边,双手指甲一划,陆仁甲握枪那条手臂就整个被断了下来,然后是另一条手臂和双腿,尽管污血喷了她一身都是,但是这个小女孩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最后她真的做完了之前给郑吒所说的话,砍掉双腿双手,割掉舌头,刺瞎双眼,刺聋双耳,直到这时,赵樱空才抖了抖手上的血迹慢慢走回到郑吒身边。

郑吒默默从纳戒里取出止血药剂,将陆仁甲身上的伤口喷了几下后,他接着掏出联络器对零点说道:"零点,附近如果有街头摄象机就麻烦你打掉,还有帮我们找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等警察离开后,我们再找个时间回来

"……明白,从你们所站地方一直前进五百米,那里有个下水道入口,进入下水道后一路向右跑,大约第十二个向上通道处是座公园,在那里等到中午人多时再回来吧,记得先把染血的衣服换下

"零点,谢谢……那句对不起,等大家聚在一起时,我再亲口说吧……"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此刻正是深夜时分,三人顺利来到了公园里,只是公园深处漆黑一片,光是看一看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无奈下,三人只好背对背各自看向一边,而在他们背中间则放着数张护身符纸。

(我真的做错了吗?难道将新人当作炮灰,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他们,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吗?)

郑吒只觉得脑袋里仿佛有只手不停在搅拌,正当他觉得脑袋生疼时,他的联络器再一次震动了起来。

"零点吗?发生了什么事?"

"是我……"

郑吒浑身一震,这个声音却是……楚轩的声音!

"事情我都看到了,大概能够猜到你现在的心情,那么想和我谈谈吗?"

郑吒呼了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有,这些天你都藏在什么地方?"

"藏在那里并不重要,咒怨是不会因为距离长短而放过任何人的,你们白天去的那座寺庙我也去过了,很可惜,晚上时那开字山门并没有白天的功能,事实上,你们手上的佛经或许是完成这个恐怖片重要的道具呢……"

"……是因为联络器可以偷听吗?"

"没错,主机在我手上,你们的副机所说的话我都可以听到,即使不开机也无妨

郑吒看了看联络器,他苦笑着道:"是来嘲笑我的吗?是的,我承认我失败了,我承认我做错了,像个白痴一样去认可伙伴,却被自己认可的伙伴从背后捅了一刀……楚轩,你从最开始就预见到我会做错事,所以才离开这个不安全的团队吗?"

"不,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看看星星罢了……"

此刻在阳光酒店不远处的一座高楼顶端,楚轩坐在高楼边缘处默默看着天空,他淡淡的继续说道:"没有什么是真的对,也没有什么是真的错,你想得太多了……伙伴固然重要,但是身为首领却不可以将自己放在和他们平等的位置上,能力越强责任越大,你所负担将是所有队员的安危,该抛弃什么,该坚持什么,或许这方面你还有所欠缺……"

"你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一视同仁了……这个恐怖片轮回需要的是选择,我们选择的道路也罢,‘主神’选择进来可能会进化的新人也罢,又或者是在恐怖片里适者生存的选择,你必须要看清谁能成为你的伙伴,并不是那些根本不适应这恐怖片轮回的人,如果你选择了他们,那么他们被这个世界淘汰时,也将拖着你的手一起被淘汰……"

"人的一生都是慢慢成长起来的,我很羡慕你们啊……知道错了会懂得改正,并不是一切早就知道,郑吒,慢慢成长起来吧,记得,你要将自己放在首领的位置上,而不是站在队员的位置上和他们一起抱怨,而且选择伙伴时也尤为重要,没有才能的,可能背叛的,心有丑恶的,这些人你都无法拯救,记得吧,你并不是救世主,你并不是为了拯救他们而活,而是为了活下去才需要他们的力量,千万不要把这顺序给搞颠倒了……"

郑吒静静听着楚轩所说的每一句话,脑海里那一团糨糊也慢慢平静下来,他平静的说道:"为什么对我说这些,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在没有丝毫利益的情况下对别人施恩……楚轩,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啊,在听着……笑了起来道:"不是毫无关系的啊,我欠你一个人情,还记得我要你带回去的资料吗?谢谢你……呵呵,原来向人道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啊

郑吒沉默了一下道:"你就真的就那么爱……"

"爱国吗?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从事实上而言,进入这个轮回世界的人,其实都已经不再是那个世界的人了,如果再谈爱国的话,听起来就未免虚假了些……是因为我总算可以真正休息了,很累呢……"

楚轩忽然浑身一僵,他又笑道:"看来时间已经到了……如果还能见面的话,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队长,记得吧,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真的对,也没有什么是真的错,你所想要的,不正是为了单纯的活下去吗?所以将任何妨碍你活下去的障碍,全部都粉碎掉吧!"

"对了,给你一点提示,‘主神’既然可以想象成是程序,那么除了佛经这样的道具以外,它所公布的数字说不定也是一种提示,七……"

这是郑吒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接着就从联络器里传来了咯咯咯咯的声音,这阴森恐怖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七天,说不定这个七,就是暗指杀掉咒怨主体所需要的数字呢……已经断了吗?"

楚轩默默转过头来,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浑身惨白的女人倒挂在那墙壁上,从她嘴里不停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