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这也叫跑得快?(1 / 2)

绿草茵茵的训练场上,有一位穿着蓝色马甲的黑人球员从边路高速前插,接到了队友的斜传球。

场边围观训练的球迷们当中爆发出了一阵阵掌声和欢呼。

“漂亮,瑞科!”

“刚才那个前插的速度真快!”

“真不愧是巴西十九岁以下国青队的球员瑞科……速度真快!”

“那是当然了,速度可一直都是瑞科引以为豪的特点呢!”

……

荣光就站在训练场边上,看到了这一幕,也听了那些球迷们的声音。

但他在心里有不同意见:这样的人竟然算是跑得快吗?好像还没我家馒头跑得快啊……

荣光不知不觉中就拿自家养的那条白色土狗来当参照物了。在村子里的时候,也没见过其他外人,村子里就他跑的最快,馒头是唯一可以跟上他速度的。

他将视线从训练场上移了下来,就听到站在他对面的一个挺着大肚腩的中年白人在问他:“你几岁开始接触足球的?”

“七岁!”荣光很肯定的回答道。

听到荣光的这个回答,中年男人很狐疑地看了荣光一眼。

“小学体育课上……嗯!”见中年男人露出了不相信的神色,荣光连忙补充说明,他怕别人以为他在说谎。

他确实是在小学一年级的体育课上第一次接触到足球的。那是他们那个山村小学里唯一的一个足球,尽管早就被磨烂了,里面都是破布头,但大家都很喜欢踢来踢去玩,破洞的线被磨开了,破布头飞出来也不要紧,再塞回去重新缝起来就是了。那是他第一次接触足球,也是唯一一次接触足球——在他嗷嗷叫着率先冲过去一脚将这个全校唯一的足球踢到学校围墙外的山崖下之前……

听到荣光这样的回答,中年男人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些许青筋,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问下去:“你踢什么位置的?”

“啊?”荣光听到这个问题后一脸迷茫。

“前锋?中场?还是后卫、门将?”中年男人揉着太阳穴有气无力地继续问。

“不知道!”荣光茫然但是很有精神地给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

听到荣光这个无厘头的回答,以及看到他这无厘头的样子,中年男人叹了口气,摊开手扭头对旁边的一个棕色皮肤花白卷发的,肚子比他更大,简直像是怀胎了十月,而且还是双胞胎的中年胖子说:“我认为没什么意义,戈多先生。你的这位‘球员’显然是一个压根儿就没有接触过足球的新人……不对,用‘新人’来形容都不太恰当。我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但是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戈多”·安德森·苏亚雷斯·达·席尔瓦连忙说:“是的,莱科先生。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他是一个从未接触过足球的新人。但我认为这不是最重要的。我之所以带他来圣保罗,就是因为我相信以圣保罗的眼光,一定可以看到他更大的天赋,那就是他出色的运动天赋!”

戈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信心十足。

其实他很清楚,自己跑到圣保罗这样的豪门来推销一个从未接触过足球十六岁少年是很大胆的行为,成功率实在是不高。

但是表面上一定要非常自信。

一个合格的推销员,哪怕推销的是世界上最烂的商品,也要让顾客认为他正在吹嘘的是全世界最独一无二,性价比最高的商品。

更何况,戈多相信他这次看重的少年真的是一个天才!

只要给他时间,给他机会,他一定会绽放出夺目光芒的。

“速度!他的速度是我见过最快的!我是一个职业经纪人,莱科先生。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看过很多巴西球员,他们也拥有出色的速度,但没有一个人比得上我身边的这位中国少年!”

“他只是速度快而已……”莱科反驳道。

“是的,只是速度快。但莱科先生,您不觉得只是速度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吗?技术和意识是可以靠练习得来的,经验这东西不断打比赛就有。可是,这些却不能够改变他的速度,不管是多么优秀的教练都不能够让一个慢吞吞的球员变成快马。因为这是天生的优势,是真正的天赋!”

戈多越说越激动,语速开始加快,声音变大。他已经进入角色了。

“但他已经十六岁了……”莱科似乎对这个削瘦的中国少年不感兴趣。

“才刚刚满十六岁三个月呢……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有出色的运动天赋做基础,我相信就算是这个时候开始学习踢足球,他也可以迅速成为一名出色的职业球员的!最重要的还是他的运动天赋,绝对是超一流的!”其实严格来说,荣光是十六岁四个月零十天,不过为了让荣光的年纪听起来可以接受一点,戈多撒了谎。

莱科看了一眼他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另外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身形既不瘦小也不肥胖,是结实的运动员身材,虽然是中年了,但是身材保持的不错,而且他还穿着一身运动衫和运动鞋,和旁边西装革履的莱科完全不同。

莱科是圣保罗俱乐部的足球主管,成天坐办公室的,当然可以穿西装、皮鞋。

但是他身边的这位却是圣保罗的青训主管,是统领整个青训营的人物,毛罗·阿佩雷西杜·达·席尔瓦。

毛罗见莱科在征求他的意见,便笑着说:“其实我也对戈多先生口口声声的速度很好奇。”

这意思就是要让荣光跑跑试试咯?

戈多很兴奋,他攥着拳头很小幅度地挥了挥,改动的身上的肉都在晃。

他相信只要在场的人呢看到了荣光的速度,只要他智商正常,眼睛不是瞎的,都一定会愿意签下他的,最起码也不能让他成为对手家的球员!

听到主管青训的毛罗教练都这么说了,莱科也不好再继续坚持下去:“好吧,好吧,希望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这位……戈多先生。”

※※※

当荣光从更衣室里出来,重新穿在训练场边的时候,他还穿着自己来这里时的土黄色大裤衩,和红色的背心。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脚上的夹趾拖被他提在手上,脚下却穿着一双普通的黑底白三道杠的球鞋。

看到荣光来了,毛罗走进了训练场,示意正在进行训练的青年队暂停训练:“临时加个人进来。”他对青年队的教练瓦尔德马·德·奥利维拉说道。

与此同时,戈多正在给荣光鼓劲:“荣,还记得我们的试训经历吗?”

荣光点头的同时撇了撇嘴。

在那些球队试训的时候,很多球队仅仅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就拒绝了他试训的要求,甚至连他有什么特点都没问。

“中国人?中国人也会踢球?”

那高高在上的语气和眼神,荣光印象可深刻了。中国人怎么了,中国人招你惹你了?虽然我确实不会踢球……但我可以学嘛!

也有人对他的年龄感到不放心。

“十六岁才接触足球——啊……”满满不信任的语气。

十六岁怎么了?

十六岁就不可以学习足球了吗?老师还说活到老学到老呢!不让我学怎么知道我学不会?!

“他们迟早会因为放走了你而后悔的,荣。现在好好表现自己,圣保罗也是不输给科林蒂安、桑托斯、帕尔梅拉斯那样的豪门!甚至,他们的青训营更强大!”

“是吗,戈多?”荣光这可不是那种不相信的反问,而是很纯粹的好奇,因为他确实不清楚巴西足坛的事情。对于圣保罗是豪门也缺乏认识。

“当然,最近两年他们最成功的作品就是培养出了卡卡!你知道卡卡是谁吗,荣?”

“我不知道啊,戈多。”荣光摇头说。

“没事儿,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只要你进了圣保罗……这个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说到这里戈多顿了一下,然后换掉了急切的语气,盯着荣光问,“荣,我专门飞到中国来把你带到巴西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接着他不等荣光回答,就自顾自说着:“因为我确信你是一个天才,荣!不管什么情况下,都别怀疑自己,因为你是天才!”

他的表情非常认真,语气诚恳,眼神毫不闪躲地看着荣光。

然后他说:“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速度!”

荣光信心十足地点头:“你瞧好吧,戈多!跑步我最擅长!”

※※※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荣光穿着他从中国家里带过来的红色背心和土黄色大裤衩走上了球场,除了脚下那双球鞋,他身上完全没有和足球有任何关系的东西。如果不看专业足球鞋的话,和中国农村里那些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这双本来是很普通的黑色阿迪达斯球鞋穿在荣光脚上之后,竟然就成了最刺眼的装备……

瓦尔德马·德·奥利维拉从毛罗嘴巴里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要暂停训练了。

不过他也不用管太多,毛罗正拉着荣光,对他说明训练的要求呢。

“你的经纪人说你速度快,我们就不测百米跑了。对于足球来说这没什么意义。足球不可能给你一百米让你跑的。足球更看重的是短距离的冲刺,是三十米左右的速度。现在这个训练很适合你。你等会儿就站在那位教练的身边。等教练把足球踢给前面左边的那位蓝马甲你就开始往前跑,从接球的蓝马甲外侧绕过去……”

他话还没说完呢,荣光就打断了他:“我知道的,教练先生。”

毛罗略微有些惊讶:“你知道?”

荣光指了指围观看热闹的青年队球员中的一个人,就是之前做完这个练习的黑人球员瑞科。

“我刚才看他做过一次。”

瑞科被荣光突然指中,还有些惊讶:那小子指我做什么?

毛罗看向惊讶的瑞科一眼,表面上没什么,内心也挺惊讶的——看过一次就知道该怎么跑了?

这其实就是一次正常的青年队训练内容,训练的目的是让球员们学会后排插上利用空间。

在一个宽二十码(约等于十八米)长三十码(约二十七米)的长方形区域里,攻方三人,守方两人。参加练习的球员在起点位置控球之后往前带两步,然后传给位于他侧前方的队友。队友接球之后往中路切,迫使防守他的球员也跟着往中路收缩。

与此同时攻方第三名球员,原本是在另外一侧的,则同时也往中路移动,接应带球的球员。

而整个过程中,最开始拿球的第一名球员则要从第二名球员身后拉出来的空挡里前插,走外侧,绕出一道弧线来,目标是防线身后的空当。

因为第二名球员的位置关系他可能看不到自己身后的第一名球员,所以他要把足球传给上来接应自己的第三名球员,第三名球员接球并且面对第一名球员的跑动路线,他是看得到第一名球员的。

这个时候他再把足球斜着传出去,传到跑位的第一名球员前方的开阔地带,要确保第一名球员是在跑动中接到球的,而不是停下来再接球。

最后第一名球员接到球,再完成传中。

这是一次完整的练习。

看起来很简单,但对于一个完全没接触过足球的菜鸟来说,只看了一次就能够看懂这里面的门道,也挺让人觉得惊讶的……

他想到了戈多说的“他的学习能力很强”。

这就是吗?

于是他不再继续讲述训练中的跑动要求,而是对荣光说:“最后传中那一下你就不用了,你只需要跑过去接到传球就行了。能跑多快跑多快。”这是训练课中本来就有的训练项目,倒不是专门为荣光设计的,只是这个训练项目倒是正好可以用来测验一下荣光的速度。

荣光用反问的方式确认:“能跑多快跑多快?”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对他来说真简单!

毛罗点头:“是的,能跑多快跑多快,让我们看看你最拿手的速度,小伙子。”

荣光笑的很自信,八颗牙齿闪闪发亮:“瞧好吧,教练先生!跑步我最擅长!”

※※※

瓦尔德马脚下踩着足球,旁边站着的是荣光。

训练,或者说是测试即将开始。

除了参加训练的五名球员和一个教练员之外,大家都退了出来,毛罗和莱科、戈多站在场边,其他的青年队球员则站在瓦尔德马教练的身后区域。

此外还有在训练场边那几十名本来就在的球迷。

他们都成了这场测试的见证人。

尤其是那些青年队的球员和球迷们,都挺奇怪的,练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暂停,然后安插进来了一个生面孔?

“听说是试训……”

“试训?”

“嗯,好像是那小子有速度优势什么的,所以给他机会展示一下……反正我听来的就是这样……”

“瑞科,你认识那个人吗?”卢卡斯·萨顿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瑞科。

“我不认识他。”瑞科摇头。

“那他干嘛要指你?”

“我怎么知道?”瑞科耸耸肩。

与此同时在训练场外,围观的球迷们也在议论纷纷。

“那个红背心是谁啊?”

“圣保罗青年队没有他吧?”

“当然,看这打扮也不像是青年队的球员……”

“他来做什么?”

“而且为什么他会在训练场上?为什么青年队都不训练了全在看他?”

议论声中,测试开始了。

一声哨响之后,含着哨子的瓦尔德马往前带球,然后把足球传给了前面等待的球员。

接下来就像是训练要求上说的一样,最后一名球员把足球斜着传到了边路空当。

荣光咬牙追向足球,在足球快过来的时候,他伸出了腿。

但他并没有最终碰到足球,足球在他的脚尖前划过,直接滚出了边线。

他没接到球。

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