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8章 舞厅(1 / 2)

大家都在分局门口等着,田芬打完电话趾高气扬的从分局大门里走了出来,冲着大家说:“大家都听好了,我刚才把咱们取得的优异成绩向吴段长做了汇报,吴段长非常高兴,嘱咐我代表他慰劳大家一下,今晚我们就不在招待所吃饭了,大家回去之后抓紧时间洗漱一下,然后我们一起到桐山饭店搓一顿!”

“好!太好了!”大家闻听就是一阵欢呼……

田芬看了一眼手表说:“现在是4点50分,我们5点半准时出发,来晚的一律不等,自己找地方吃饭去!”说着还用眼睛瞟了肖远航一眼。

肖远航装作没看见,拉了唐静一把大声说:“走啊唐姐,赶紧回去洗漱去,一会儿可别耽误了吃大餐啊!”说着便向招待所方向走去,留给田芬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背影。

在这个物质贫乏的时代,能去桐水数一数二的大饭店改善一顿,机会十分的难得,又是公款吃喝,任谁也不会迟到的。肖远航对桐水大饭店没什么印象,前世根本没有机会来这里吃饭,等到他成为领导干部经常到桐水开会的时候,桐水大饭店早已经成为了历史。

看着眼前这一趟刷着土黄色墙面的平房,肖远航怎么也不能把这里和桐水数一二的饭店联系到一起,可事实上这里就是桐水饭店。见惯后世各式豪华的酒店餐厅,他的心里十分的感慨,只能随着大家一起走进了饭店。

桐水饭店为中间开门,一进去是一个门厅,左边一个门是大众餐厅,四两大米饭1角钱四两粮票,一碗大豆腐白菜汤1角钱,2角钱就能饱吃一顿的那种,如果你想来个炒菜,按照炒菜的品种不同,2角钱或3角钱一勺,这时正是饭口时间,大众餐厅里的人很多,都排起了长队。

田芬领着大家进入右侧的中餐厅,中餐厅里此时人不多,大厅里十多张桌只要四、五桌有顾客吃饭。想要包房或单间?对不起,这里没有!只是最里面靠墙的地方用屏风隔开的四、五个雅座算是这里最高档的了。

田芬毫无犹豫了要了一个雅座,大家坐下后,田芬招呼姜雪芳和唐静过去一起点菜,若大的餐厅只有一个服务员,这个服务是负责收拾桌子的,并不提供点菜和上菜服务。想要菜谱看看?对不起,没有!菜谱在收款处墙上的黑板上写着呢,自己去看,点完菜直接交钱,收了款给你开票,你拿着票到窗口交给服务员,服务员把票交给后厨,厨师根据票上所点的菜进行加工,菜炒好后由服务端到窗口,招呼一声几桌的菜好了,客人必须得自己到窗口去端菜。

肖远航看着这一切十分的好奇,便凑过去和她们一起看菜谱,黑板上写着的菜的品种并不多,一共能有20多种,一边还写有5元到25元不等的5个级别的套菜。他仔细的看了一下,5元钱的套菜一共是4菜一汤,一个是锅包肉,一个是木须肉,一个是拔丝白果,一个是青烹鱼,汤是木须柿子汤。心里不由得概叹道:这也太便宜了吧!

肖远航把套菜中的菜和菜谱中菜价一一对照,锅包肉1.25元,木须肉9角,拔丝白果1.05元,青烹鱼1.55元,木须柿子汤0.45元,这四菜一汤相加一共是5.2元,要套菜只比单点便宜了2角钱!

田芬根本就没搭理肖远航,和姜老雪芳、唐静两人看着菜谱研究了半天,决定要一个25元钱套菜,25元的套菜是16菜两汤,里有鸡有鱼,鸡是整个上的香酥鸡,鱼是3斤左右的大鲤鱼,他们11个怎么也够吃了。就这唐静还嫌贵呢,市场上生猪肉才7、8角钱一斤,25元钱能买多少斤猪肉啊!

列车段的女人都能喝酒,而且出了许多能争贯战的女酒仙,分局领导一下来检查工作,这些女酒仙便闪亮登场,保证能把领导陪好,多数情况下是直接把领导喝倒!田芬、姜雪芳和唐静的酒量都不错,半斤八两的白酒都没问题,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白酒最低都是50度的,大多数都是60度的!

无酒不成席。三人研究一下决定不要散白要瓶酒,一瓶60度的桐水白酒1.55元虽然感觉有点贵,但段长发一次话不容易,一下子就要了5瓶,又要了11瓶喝酒,交款开票,一共还不到40元钱,把菜票往窗口一送,服务先给他们拿了白酒和啤酒,然后把票送进了后厨。

桐水饭店上菜的速度很快,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菜就陆续上齐了。这时候桌上的女将们已经消灭掉了3瓶白酒!技术表演已经结束,并取得这么优异的成绩,大家都十分高兴,放松心情开怀畅饮起来,几盅白酒下肚之后,桌上的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桌上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很能喝的,业务员李欣、张楠和列车员胡雅杰不会喝酒,在田芬和姜雪芳热情相劝下,勉强喝了2小盅就满脸通红,说啥也不喝了。田芬只好命令她们把自己的1瓶喝酒喝了,三人只好换上了喝酒继续喝。

肖远航还是有点酒量的,这个酒量指的是后世38度或40度的白酒,60度的桐水白酒一喝下去感觉喉咙里火辢辢的,像着了火了一样,让他很不习惯,第一口下去就呛得咳嗽了起来。姜雪芳坐在他的身边,毕竟他才18岁,姜雪芳以为他不会喝酒,就不让他喝白酒换啤酒喝。可田芬哪能放过他,说你得了技术状元就是喝醉了也得喝!

田芬的做法激起了肖远航的血性,不就是喝酒么,谁怕谁啊,不顾姜雪芳的劝阻,和众女将拼起了白酒。这个时代的白酒很纯正,60度的酒刚喝的时候感觉有点受不了,可适应了之后就感觉到其醇香,7钱的酒盅肖远航基本是跟着田芬等人两口一盅,到最后白酒喝完的时候,一点都没差。这5瓶白酒除去李欣、张楠和胡雅杰外,其他8人基本上是平分,差不多一人能喝6两酒,把各自的啤酒喝完之后,虽然没有烂醉如泥的,却都有六、七分的醉意,有的走起路来脚下发飘,左摇右摆的。

聚餐结束还不到8点,李欣、张楠和胡雅杰三个不会喝酒的人醉得最厉害,走路摇摇晃晃,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田芬就安排三个人扶着她们,一路向招待所走去。这时天刚刚黑下来,一天的燥热被傍晚的凉风一扫而去,走在路上感觉十分的遐意。

姜雪芳、唐静和另一个列车长郝欣不想回去这么早,想要散散步,乘乘凉。肖远航也不想回去,要跟她们一起散步。田芬虽然有点酒量,可平时除了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陪领导外,根本不喝酒,今天为了把肖远航灌醉只好赤膊上阵,可没想到没灌醉肖远航,她却头晕得厉害,只想早点回去休息,嘱咐了姜雪芳几句,便撇下他们4人和醉酒的李欣、张楠、胡雅杰及搀扶她们的3个人回了招待所。

这个时代晚点除了看电影之外基本没有其它的娱乐活动,什么歌厅、夜总汇和卡拉OK什么的一概没有,就算最晚场的电影这时都开演快一个小时了,四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

走到桐水铁路分局文化宫前面时,听到从里面传来节奏强烈的迪斯克舞曲声,唐静停下脚步说:“听说分局文化宫最近开了一家舞厅,你们听到舞曲声没?走,咱们去看看。”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四人就有了六、七分的醉意,出来这一见风,醉意就达到了七、八分,听到舞曲声都十分的兴奋。郝欣说:“小肖,今天你得了80块钱奖金,如果有舞厅的话你得请我们几个跳舞!”

肖远航借着酒意十分大方的一挥手说:“行,没问题!”